博雅干细胞Logo图片
我的区域:     
网站地图 集团网站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关爱通
上交所代码: 600165  
  媒体报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关于博雅 - 媒体报道


《CCTV中国品牌年度发布》央视网访谈系列——博雅干细胞集团

来源:央视网  发布时间:2012/11/19  点击:3758

主题:迎接生物经济新时代的到来 

嘉宾:博雅干细胞集团董事长许晓椿

         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所长肖瑞平

时间:2012年11月19日下午14:00-15:00  

主持人:网友朋友,大家好,这里是2012年CCTV中国品牌年度发布,央视网视频系列访谈节目的现场,我是主持人黄鹤。今天来到访谈现场的两位嘉宾,分别是博雅干细胞集团董事长许晓椿先生,许总,您好,欢迎您。坐在旁边这位是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的所长肖瑞平女士,肖所长您好。首先非常欢迎两位来到今天访谈现场,在这里祝贺博雅干细胞集团荣获2012年中国年度品牌的荣誉称号,这是中国品牌发布十年来,生物医药领域第一次有企业品牌成功当选,这是非常值得恭喜的一件事情。

许晓椿:非常感谢。

主持人:首先许总跟网友朋友分享一下获得这一荣誉之后的感受好吗?

许晓椿:首先非常感谢,获得这个机会非常难得,荣誉来了有点意外,但是又是在意料之中。意外的角度,主要从博雅干细胞这家企业来说,总共成立到现在三年左右,所以说是今年获奖企业里面历时最短的一家,但意料之中呢,可能我们从最早成立的时候,因为一直关注打造这个品牌,通过科技的创新,把一些很遥远的、大家认为发生在遥远未来的事情,我们把它更具体地融入到现实的生活中来,所以我觉得我们这一点还是做得不错。感谢央视和央视网络电视台认可了我们这方面的努力,给了我们这么一个非常大的荣耀,我们非常高兴。 

 主持人:其实刚刚许总也提到了,生物医药还有干细胞,其实对于我们老百姓来说是相对陌生的,就觉得它能够带给我们身体健康起到什么样的作用,老百姓其实不太清楚,请许总和肖所长为我们介绍一下好吗?

许晓椿:我来简单地介绍一下,我更加觉得我们今天是围绕生物医学的一个解密,而不是来介绍这家企业。其实我们企业名字叫博雅干细胞集团,首先大家往往会误认为博雅干细胞集团就是做干细胞的存储,或者更简单地说,是新生儿干细胞的脐带(血)存储,其实不完全是。这家企业成立三年以来,一直围绕生命健康产业打造一个产业链,核心包括干细胞技术、再生医学技术,这可能是大家比较熟悉的。但我们产业里面还包括很多其它的像新药研发、模式动物研究(疾病的模式研究),也包括基因港(基因检测、临床应用)、医疗的管理,以及像感知医疗,物联网在医院系统里面的应用。有些领域大家比较熟悉,有些领域是大家比较陌生的。公司在逐步地把一些未来的技术,系统化地推向我们的生活,而走得最前面的就是我们的干细胞的存储。

        博雅干细胞一个很主要的业务,或者目前大家最了解的一个业务,是围绕新生儿和成人干细胞存储的业务。我们是中国所有的干细胞库里面最年轻的一家企业,总共才三年不到的历史,但非常荣幸的是,在中国所有的干细胞库里面,博雅是标准最高的一家企业,我们是唯一一家通过国际AABB标准和世界卫生组织NRL标准双重国际认证的干细胞库。关于这一点非常感谢公司同仁,把企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打造成完全符合国际标准的领先企业。

主持人:正是这种高标准,才能获得中国年度品牌,获得这一品牌当之无愧。肖所长请为大家介绍一下生物医药、干细胞研究成果,对于国人的身体健康改善能够起到什么作用呢?

肖瑞平:刚刚许总说得很好,非常赞成。生物医药其实与我们生活很近,国人都很需要,每天都跟我们生活分不开的一个科学技术成分很高的领域。干细胞是一个比较前沿的领域,从研究到应用,刚刚许总说的干细胞库的建设,实际上它的应用很广,它可以用在很多的重大疾病的治疗,比如说血液病、白血病、淋巴瘤,还有一些癌症病人血液系统的再造,这都需要我们的干细胞。现在已有很好的应用,在欧美、在我们国家都有了相关治疗案例。  

        另外就是干细胞还有一些再生医学方面的应用,比如说在治疗一些退行性疾病,如老年痴呆、脊髓损伤等方面。这种再生医学应用现在是非常有前景、很热的领域,也是大家特别寄予希望的。另外生物工程、器官再生的一部分,都要自身的,或者是应用胚胎的干细胞。除了干细胞这个大的前沿领域之外,生物医药是一个很广的概念,不光是细胞治疗,还有基因治疗、药物治疗。药物是大家比较熟悉的,有一些小分子,大家天天都看得见,在医院里面服用的处方药,还有很多高科技成份的。大众不太熟悉的,如蛋白药、基因药,细胞也叫细胞治疗,所以这个药的概念是很广的,包括还有医学育苗也是作为药物的一部分抗体。

        这个药是怎么来的呢?药物研发是一个完整的链条,从实验室的研究、发现药物作用的靶点到动物实验、整体模型实验,然后做全临床,再到病人小规模、大规模的临床实验,包括一期、二期、三期,甚至四期,最后才能在市场上变成药。可能电视机前的朋友,有的人知道这个过程,这个叫药物研发的链条。我们国家在这方面应该是抓住了历史的机遇,因为目前为止,我们所用的大部分的处方药,绝大部分都是欧美和日本研发的。自主知识产权的东西现在是我们奋斗的目标,许总现在在这个浪潮里面,我们也需共同把握机会,希望在这方面,能够有所作为,我们正是朝着这种理念努力。北大是一个基础研究很强的地方,我们有很多的发现、很多的专利,希望学以致用,用在社会、用在临床,变成生物技术,变成临床的治疗、预防,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伙伴,博雅干细胞正好是我们所需要的伙伴。所以这是产学研结合的一个完美实现,也希望合作能够真的起到一个标杆性的作用。 

主持人:刚刚听了肖所长说的,我觉得肖所长说得非常好。

许晓椿:我可以再跟您介绍一下,肖所长作为北大分子医学研究所所长,在整个医药研发领域,不光在中国,在全球都走在非常非常前面。《Nature》杂志2004年最早在中国引入转化医学的概念,是让我非常尊重的肖所长引入中国。北大分子医学研究所在过去的短短六年内,能够作为整个医药领域的核心影响机构。六年发表160多篇文章在《Nature》、《Science》顶级刊物上,平均影响因子达到8,中国大学平均影响因子不到1,美国很多顶级的机构,像NIH影响因子3点几,北大有这么顶级的研究所从事生物医药领域的应用和研发,影响因子达到8,这是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博雅干细胞作为北大分子医学研究所的核心合作伙伴,与分子医学研究所强强联手,不光在干细胞领域,在新药研发领域,能够推动大的项目,从中国走向世界,这是中国整个产业需要,不光为了老百姓,更是打造一家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企业。这是历史性的使命,因为中国目前整个医药行业还没有形成一家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企业。

主持人:刚刚许总提到一个词非常认同,强强联手,非常希望在生物医药领域有强强联手的情况,为什么,因为生物医药领域能够带给老百姓最大的实惠,关乎老百姓生命身体健康的一个事业,这样的强强联手,我们希望发展得越来越好。

许晓椿:其实很多生物医药,大家觉得很奥妙,好像很远,医药要十年、二十年才能走进我们的生活,其实完全不是。我们就讲干细胞,复杂吗?一点不复杂,您身上也有,我身上也有,肖老师身上也有,在哪里?在骨髓里面。过去讲白血病治疗要骨髓移植,其实移植的是骨髓里的干细胞,干细胞为什么很重要,对很多大众来说并不了解,觉得是很深奥的东西,其实就是体内一些具有分化能力的原始细胞,可以分化成神经系统、心肌细胞、肝脏细胞。这些细胞为什么很重要呢?拿神经细胞来说,它是缺乏自我再生能力的。桑兰在奥运会上摔了一下,脊椎受损,终身残废,非常遗憾的一件事。为什么会发生?因为脊椎受损,神经没有办法自我修复,造成终身残疾。陈景润,这么有名的科学家,老年的时候手抖得不得了,帕金森疾病,这是大脑退行性疾病,因为神经不能自我再生。老年痴呆也是神经退行性疾病,这些疾病过去没法治疗,现在通过干细胞技术,通过干细胞诱导产生神经细胞,修复这些神经元,使过去根本没有办法治疗的疾病有了新希望。这样的疾病现在名单上有一百多种,全球批准了8种治疗,今年上半年批准了4种。进行的临床实验更多,美国一个国家,在今年进行的临床实验4500多个,去年的同一个时候,才2400多个,再前一年1400多个,说明什么?干细胞作为一种新型的治疗手段,越来越近的走向人们的生活,而且可以治疗很多过去我们束手无策的疾病。但干细胞和再生医学,只是博雅干细胞和分子医学研究所关注的很多领域中间的一个领域,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领域。我们还关注很多像刚才说的新药等等领域。所以我们只是把未来提前带给我们的大众,让大家能够活得更长、活得更健康。 

主持人:的确刚刚两位的介绍,让我们理解了干细胞、生物医药其实离我们并不遥远,刚刚肖所长提到了很多疾病,白血病、癌症等等可能都需要用到我们的干细胞,听到这个词我们觉得陌生,但是事实上起到的作用与我们的生活非常紧密。

        今年诺贝尔生物奖和化学奖都与博雅干细胞有密切联系,是否说明咱们现在所从事的研究工作已经开始与世界的高端水平接轨了呢?

许晓椿:我们非常幸运,今年诺贝尔医学奖授予了干细胞领域,一方面说明全球对于干细胞这个产业非常重视。很幸运地,诺贝尔获得者中有一位名叫约翰-戈登的是我们干细胞库主任Anthony英国剑桥大学的博士生导师。很简单,另一方面说明博雅非常关注行业技术,关注技术的创新,这是今年的诺贝尔医学奖。我们正在庆祝的时候,两天以后,诺贝尔化学奖公布了,今年的化学奖落于GPCR新药创制领域,GPCR叫G蛋白偶联受体,是一大类药物受体,广泛用于疾病治疗。这个领域非常重要,已经出过十个诺贝尔奖,今年第十个。这个领域跟博雅干细胞年初倡导的GPCR新药创制联盟密切相关。据我所知,这两位诺贝尔奖获得者跟肖老师个人有非常紧密关系,肖老师是GPCR领域的权威。 

主持人:请肖所长为我们介绍情况好吗?

肖瑞平:我非常荣幸能够作为今年诺贝尔化学奖两位得主多年的朋友,我们的交情快20年了,其中有十几二十篇的合作文章。我现在带到北京大学的这些G蛋白偶联受体研究的一些工具,像受体、细胞,80%、90%都是两位诺贝尔奖得主提供的,他们都是无偿提供的,一直都非常支持我的工作。我真的觉得很荣幸,能够得到他们的指点、提携,并且一如既往,明年1月份,他们还要到北大来访问。

主持人:刚刚我们提到了强强联手,通过两位刚才的介绍,我们才意识到,这个强究竟有多强,真的都是和诺贝尔医学奖化学奖得主有这么紧密联系,让我们看到博雅干细胞有一个发展前景。两位都是在生物医药领域的专家了,两位怎么看待这个产业的发展前景呢?

许晓椿:我先来回答一下,非常好的问题。我先引用美国时代周刊2000年的一篇文章“什么将取代技术经济”。不是2010年,是2000年,那个时候提出人类社会发展经历过几个时期,经过采集经济、农业经济、工业经济和信息经济时代。农业经济时代,当然从美国人的角度,他们认为欧洲的荷兰和西班牙是引领农业经济的,当然从中国人角度,我们认为中国是农业大国,这是大家不同的意见。但是在工业经济时代,全球一致认为是英国引领的,信息经济是美国引领的,从70年代开始一直引领信息经济时代。下一个经济时代是什么?时代周刊预测人类在2020年将正式进入生物经济时代,同时还预测中国在生物经济时代非常有可能引领全球的经济,所以生物经济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领域。如果大家关心政治的就会发现,在过去的短短半年内,美国出台了生物经济发展的蓝皮书,欧盟出台了未来20年的核心竞争战略,把生物经济列为它的核心经济动力。     

        OCED,另外一个国际大型组织,也是把生物经济列为2030年前的核心战略发展要素,所以当全球都把眼睛聚焦在生物经济的时候,我们中国,作为一个经济大国,也同样要关注这个领域。我们说在工业经济时代,我们落后于英国,所以我们挨打,所以我们输了鸦片战争。信息经济时代我们跟随美国非常紧,很多技术都跟随着美国出来,但是都在跟随。希望中国在生物经济时代能够引领全球的经济。我觉得在生物经济时代,中国还是有很多机遇的,三大机遇,是哪三大机遇?时代机遇,中国的经济持续几十年的高速发展,在全球任何地方没有,非常大的经济实体;市场机遇,生物经济、或者生命健康跟人口相关,目前为止中国拥有最多的人口及巨大的医药市场,这是不可比拟的;第三个机遇很多人不知道,就是人才机遇。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从80年代开始,大批人出国留学,大家知道80年代出国留学什么专业最容易?生物和化学,我就是那个时候出国的,不光我,中国很多现在的行业最顶级的,包括同济大学校长裴钢院士,卫生部部长陈竺,北大生命科学院饶毅院长、清华大学生命科学院施一公院长等等,都是那个时代出国留学的。经过30年,中国总共出国两百多万人, 那时出国1/3学化学,1/3学生物,剩下学其他,大部分学有所成的人,现在都占据了非常重要的岗位,这是一个巨大的人才储备,都是围绕生物医药的,所以中国有巨大的人才优势。刚才说的时代优势、市场优势、人才优势使中国必然在生物经济时代大有作为。 

        这是整个大环境,从企业或者研究机构来说,目前还没有意识到,大部分做低端重复,所以股市上医药企业的市值多少呢?中国现在市值最大的生物医药企业不到400亿。全球医药企业的市值多少,辉瑞一万三千亿,鼎盛的时候两万亿,大部分全球十大企业都是在万亿级的水准。我们是在百亿级别,多大的差别,所以中国的企业要抓住生物经济发展的时机。因为这个市场是巨大的,而且发展是非常光明的,我们不要以为这么大的差距,中国的银行二三十年前,我们看美国的花旗银行,觉得他们高高在上,全球十大银行都是美国的,中国的银行很小,但想不到现在全球的十大银行里面很多家已经是中国的。生物医药也一样,我相信在未来的10年到20年,中国必然会出现一家全球性的生物医药企业,能够跟刚才所说的任何一家全球性的制药公司媲美。我们希望博雅干细胞能够走在中间,起到一个非常积极的带头作用。 

主持人:谢谢许总。肖所长对发展前景有什么样的看法?

肖瑞平:非常同意许总的看法,也是充满信心、充满期待。我觉得中国的历史机遇,刚刚许总都很仔细说了,三大机遇,我就不重复了。从我的角度,从北大人的角度,我有一种强烈的历史使命感和北大人那种担当精神。中国遇到了机遇,一定是人要抓住机遇,要去慢慢地、实实在在地干,所以我觉得从科研到教育、到产业,这个跟社会的接轨是北大人要做的事情。在这个实现中国崛起的过程中,人肯定是最重要的,我们有了这么好的人才储备,现在那么多的人回来了,包括我们在座的,都是80年代出去,在外面二三十年后回来了,在中国本土也有很多的精英,也有很多的新型人才、高端人才。除此之外,我觉得中国还有很多特色,就是中国的全民爱国精神以及strong powerful government,这个做大事非常好,国家能够拧成一股绳。如果历史给中国机会了,中国全民觉醒一定能够做成,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在大的浪潮到来的时候,把这个理念进行广泛地宣传和传播,然后身体力行,一点一滴地去实现这些理念和机遇。  

主持人:刚刚许总也提到了,未来的二十年是生物经济崛起的20年,可能会成为全球经济新的增长点,许总,您觉得中国企业应该扮演什么角色。两位刚才都提到了人才很重要,现在中国的人才,以及软硬件各方面到达了什么样的一个时期,是否已经成熟了,已经准备就绪了呢?

许晓椿:可能会得罪人了,不过要评论一件事要比较客观。中国生物医药储备很大,市场很大,中国的发展,从目前的角度来讲还是在低端重复的领域。中国不是没有好的科学家,中国有非常顶级的科学家,肖老师本身就是,中国还有一系列非常顶级的,现在从国外回来的顶级科学家也越来越多,中国缺少的是什么?缺少的是能够把这种基础研究向产业引导的,能够把科学管理和资本有效地结合在一起的人才和企业。这样的人才有什么样的本质特征,首先要懂科学,懂这个产业,懂管理,或者至少能够把最懂管理的人聚集起来,最核心的是懂国际游戏规则。如果一家企业老是只看着国内的市场,眼光决定你可以走多远,你就始终是一家中国的企业,只有当你把眼光看到整个全球医药市场,才能真正变成一家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企业,我觉得中国现在还是非常缺乏这样的一家企业。我希望博雅干细胞能够在这个中间起到一个表率的作用,为什么我们说今年能够拿到这样的奖,可能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我们能够把行业里面最优秀的科学家吸引到博雅干细胞来,行业里面最优秀的管理者吸引到博雅干细胞来,同时把行业里面最优秀的懂资本的人才吸引到博雅干细胞来。这条路还非常长,我们需要持续性地来做这样的事情,所以中国的企业,特别是医药企业,不能过于短视,看的是近期的,去年、今年的财务报表,重要吗?重要,但是要有效地看未来,有规划地看未来三年、五年、十年,将这家企业定位在哪里。如果你已经有很好的战略,我相信你的企业一定能够做到,这是中国企业需要加强的。  

主持人:目光不能放在短期经济利益上,把眼光放得长远一点,让企业有长远的发展生命力。

许晓椿:是的,核心就是如何打造全球竞争力,靠什么打造核心竞争力。

主持人:许总,您觉得现在这个企业都想提升自己企业的品牌竞争力,要怎么样,才能具体地来提升品牌和核心竞争力呢?

许晓椿:我不能代表所有的企业,但是我可以说一下博雅如何来提升我们的核心品牌竞争力。第一,我们非常关注人才,我觉得人是企业的第一核心要素,所以我们有很好的机制,能够把行业里面最好的科学家、管理者、懂资本的人聚集在一起,而且来的人,一年比一年好,队伍一年比一年庞大。第二,企业一定要关注创新。中国现在其实在经济发展的这个角度很多领域可以赚到钱,而且可以做得很不规范,也能赚到钱。我们说干细胞领域为什么有些时候,我们自己也在想,大家觉得很可笑,干细胞这么好的行业,怎么做得这么乱,一提干细胞,社会上有人说打一针干细胞25万元,可以治百病、长生不老,别人问博雅干细胞,能不能打一针干细胞,25万元,我说不行,虽然我们是中国标准最高的一家干细胞库,在我们这边绝对看不到25万元一针的干细胞,那是在透支这个产业。不赚黑心钱,一个企业家,或者一家企业,一定要有长远的眼光,要瞄准世界最高的标准,瞄准创新能力,来打造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所以我们公司做不做临床应用?做。我们无偿地赞助了广泛的、多中心的干细胞临床应用,但是全部是无偿,公司一定要善于投入到这种应用中。短期效益有吗?没有,但是通过这种规范化的运作,这家企业才能打造核心竞争力。 

主持人:严要求、高标准,这样概括,您觉得对吗?

许晓椿:应该是,注重创新,注重产品创新,注重模式的创新,甚至注重金融创新。

主持人:创新这两个字是现在非常热的一个词,这次十八大也是,企业什么时候都要提到创新,这样才能有利于企业发展。博雅干细胞集团作为中国GPCR新药创制联盟的主要发起者,两位如何看代中国新药研发的现状,以及中国新药研发的创新之路呢?

肖瑞平:中国的新药创新从中央到地方已经有这个意思,“十二五”新药专项中国几个部委联合推出新药专项规划,且已经开始实施,初见成效,这是国家层面的一种措施。但是创新不是一个运动,不是群众运动,确确实实是需要沉淀,需要积累,需要策略。当然首先需要创新型的人才,创新我个人的理解,一定要源头的,有基础研究为底子的,然后才会有后劲。 

        很多药,什么叫创新药,比如说新的靶点、通路、蛋白、结构,这才叫创新。如果只是改一改,换一换,换汤不换药,可以赚一点钱,但是称不上创新,刚刚许总也说了,我们的现状,有些低水平的,作为世界工厂,制造业比较发达,还有很多外包,这都是在制药行业里面不同的链条的低端水平。高端的就是源头的,新的发现,还是要从基础抓起,从教育,从科研着手,这个投入和周期可能比较长,但是对于一个大国来说,要想从医药大国,变成医药强国,没有自己的知识产权,没有自己的创新,肯定是不行的,这是必由之路,这是我的理解。要怎么做呢?产学研结合,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途径。这个在美国是已经被证明了,其实在欧洲也有不少。高校是一个孵化器,这么多人,有很多的好奇心。它是以好奇为动力的一种职业行为,有好奇就会有发现,这些发现就是创新的基础,跟产业界结合,这些发现才能变成我们社会上所需要的技术手段和具体的药物。这是我个人了解。

        创新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元素,就是创意,乔布斯的创新并不是哪一件产品,哪一个品牌,而是一种对文化的追求,一种人文的创意的追求。我觉得中国这么快的节奏,现在大家都有一种使命感,非常的有紧迫感、有压力,很多时候还要慢一点,要回到那种人文的情怀,对一种完美主义的文化追求,也还是对创新非常有好处。 

许晓椿:我来换个角度讲创新,因为观众很多不了解生物医药,觉得创新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情,而且是看不到摸不着的,首先倒过来讲,创新的价值在哪里,打造一家万亿级的企业需要多少时间?一个药可以帮一家企业从零走到多远,可以走到七千亿,美国的Amgen,它的一个药,epo(红血球的促生长因子)帮助这家企业差不多在12年里面从零走到了七千亿人民币的市值,它并不是最大的药。Genentech另外一家企业,从零走到五千多亿也是一个药,所以说创新的回报非常大。那怎么样拿到所谓的金蛋,怎么样让一个药创造七、五千亿市值的产品,需要一个有效机制,所以我们打造了国家GPCR新药创制联盟。这是一个系统的机制来发掘这样的金蛋,国家新药创制里面投了很多钱,如果每一个项目投入一小部分资金,就会产生很多金沙,而不是金蛋。很多沙子里面有很多金沙,成不了金蛋,所以需要系统的机制,把这些沙子露出来,能够集中发展,有效发展,凝聚起来,变成一个一个金蛋,而GPCR新药创制联盟就是漏斗机制、整合机制。不像干细胞,干细胞是通过我们自己打造的全球最高的标准,博雅干细胞库是中国第一家通过AABB标准和世界卫生组织NRL双重认证的,中国独一无二的,靠的是博雅自己。但在新药创制领域,我们用另外一种模式,我们起的是珍珠项链里面那根线的模式,借用柳传志老总一句话,联想或者柳总起的一个作用,是把很多珠子串起来,变成一串闪亮的珍珠项链。打造GPCR新药创制联盟,是把中国最好的科学家通过这根线索串起来,把最好的管理、最好的资本串在珠子上,变成闪亮夺目的珍珠。所以我们起到的作用更多是整合引导,通过我们对国际市场、国际游戏规则的了解,能够把最有效的团队组合起来。 

主持人:两位分别从各自角度阐述创新之路,肖老师从学术研究方面,许总从企业发展的方面,都让我们看到了新药创新之路需要时间积淀过程,才会有非常美好的憧憬未来。博雅干细胞正在打造集新药研发、感知医疗技术、健康管理、疾病模式研究领域为一体的综合性集团,请许总为我们描绘一下,未来博雅干细胞集团的美好蓝图好吗?

许晓椿:谢谢给我这个机会,这是很多博雅同仁一起打造的,不仅仅是我一个人,也不是我跟肖所长两个人,是积累了很多人心血,其实我们要做的很简单,我们希望中国在生物经济时代,能够在中国产生一家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企业。我们一直围绕这个目标打造博雅,把干细胞和再生医学产业打造成标准最高的企业,把最好的科学家凝聚在一起,打造整个新药研发的未来,同时关注于感知医疗,新的生命健康产业的发展,关注健康管理。我们把整个生物医药领域分解成一个一个模块,利用它最合适的发展模式,来打造一家全球化的生物医药企业。所以从未来角度来讲,当别人祝贺我们获得今年年度大奖的时候,我一直引用“序幕才刚刚拉开,好戏还在后面”这句话,就是希望我们在未来能够逐渐把博雅的故事一个一个地呈现出来。  

主持人:好的。今天非常感谢两位能够来到我们的节目现场,我想通过两位的介绍,也一定把生物医药、把干细胞与我们的观众朋友联系得更加紧密了,让大家更加深入了解了生物医药。我们借用刚刚许总的话,我们希望博雅干细胞集团的好戏不断上演,能够拥有更加辉煌的未来。今天的节目到这里结束了,感谢您的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博雅干细胞集团董事长许晓椿(中)、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所长肖瑞平(右)做客央视网

上一篇:博雅干细胞集团荣获“CCTV年度品牌”奖
下一篇:博雅干细胞集团当选CCTV中国年度品牌

版权所有 © 2015 无锡北大博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苏ICP备10052914号-5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