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干细胞Logo图片
我的区域:     
网站地图 集团网站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关爱通
上交所代码: 600165  
  焦点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关于博雅 - 焦点新闻

以生命科学的名义 倾力打造大健康产业链
  发布时间:2015/1/14  点击:1578

——对话博雅干细胞集团董事长兼CEO许晓椿

简介:

许晓椿,男,1971年生,祖籍江苏无锡,美国华盛顿大学医学博士,美国艾默里大学EMBA,现任博雅干细胞集团董事长,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客座教授。2008年底回国创业创建了博雅干细胞集团,并联合北京大学、中国科学院、英国罗斯林研究所等国内外7家知名机构打造了国际干细胞联合研究中心。2013年,董事长许晓椿博士被《人民日报》和《经济日报》评选为“2013中国年度经济人物”。2014年,当选无锡市归国人员创业商会第四届会长,并被题名“2014中国科学年度新闻人物”评选。

按:

“干细胞”、“克隆”、“再生”等词,在科幻小说里早已司空见惯,但始终让人觉得离日常生活还非常遥远。科技发展到今日,这些看似“高大上”的前沿生物技术,却早已出现在了大众的生活中。现如今,在干细胞领域大家比较熟知的应用,是为新生儿保存胎盘或脐带血,从中提取干细胞,为孩子的健康成长增加一份保障。那么,胎盘或脐带血中提取的干细胞是如何给孩子带来保障的、保存哪个部分更有效?“克隆”离我们有多远?干细胞除了治病还能干嘛?国内干细胞领域又发展到了什么样的水平?

带着对干细胞产业的浓厚兴趣,新华日报《高端对话》专栏走进了位于江苏省无锡市的博雅干细胞集团总部,与集团董事长兼CEO许晓椿进行了深度对话。采访当日正值西方传统的圣诞节前夕,许晓椿礼貌的一句“圣诞快乐”和他胸前佩戴的圣诞老人领带,顿时让对话的气氛轻松了起来。

《高端对话》:许博士,您好。很高兴在这样特别的日子跟您见面,我们知道您在09年前一直都生活在美国,是什么样的原因让您有了回国创业的想法,并且选择了干细胞行业。

许晓椿:在国外人们认为在圣诞前夕朋友互相拜访,会给彼此带来好运,所以很荣幸啊,欢迎你们的到来。说到创业的念头,你们别见笑,其实一开始是为了我太太。创业前我先一步回国,供职于国内一家知名集团公司的医药研究院,担任副院长职务。当时太平洋两岸来回跑,所以我很希望太太能跟我一起回来。但在美国生活了17年,突然要回来,太太就很茫然了,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她是从事医药行业的,不想放弃自己的专业。太太说:“如果你回国创业是和我专业相关的,我就回国帮你打理公司。”于是,就这么决定了。

《高端对话》:您的创业初衷倒是有着浓浓的爱情味道啊!

许晓椿:呵呵,笑谈了。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中国于我来说,是生于斯长于斯,而无锡则是那个让我魂牵梦绕的地方。如果创业的动力来源于爱人,那么到中国创业,则应该是来源于回归热土的神往,这片热土总是让人日夜爱兹念兹呀。有时候我也会想,其实潜意识里一直告诉自己要回来,把自己所学的用来造福国人,在这个最好的时代里实现我的“中国梦”。所以,我回来了,基于之前职业经历,对于选择创业方向,我给自己定了两个原则,一是不能与前东家的工作领域相冲突,我觉得这是必须坚持的职业操守;二是要能兼顾我所学的专业,因为这是我所喜欢的事情。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为大健康产业的大发展奠定了基础优势。作为国家的核心战略,在未来20年内我国将出现万亿级别的生物医药企业,可谓发展空间巨大。我也是看到了这样的前景,希望能打造出一条具有全球竞争力的生命健康产业链。冥冥中那种对于生命的敬畏和对自然的好奇心,让我最终选择了在干细胞领域创业。

《高端对话》:从人情的角度来讲,中国是您的热土,从市场的视角来看中国还是座金矿,是不是请您跟我们介绍下,您用您的好奇心在这5年的掘金收成?

许晓椿:掘金言之过早了,创业维艰啊。不过就我们的项目来讲,还是很幸运的,一开始就得到了政府方面的大力支持。2009年我带着我的团队跟无锡市人民政府共同成立了博雅,当时就获得了科技部重大专项支持、江苏省科技厅重大专项和江苏省卫生厅的直接支持,这为我们今后的发展夯实了基础。同年年底我们联合了北京大学、中国科学院、英国著名的罗斯林研究所、苏格兰再生医学中心等7所国内外知名干细胞研究机构共同参与发起了国际干细胞联合研究中心,并负责其整体运营。该研究中心为国内目前最大的干细胞研发和产业化基地。

如今,集团拥有28家全资和控股子公司,覆盖8个健康产业板块。涉及干细胞技术、新药研发、疾病模式研究、再生医学、基因港、克隆技术、健康管理和感知医疗八大核心领域。集团旗下的博雅干细胞库是中国第一家和唯一一家通过国际AABB标准、世界卫生组织NRL标准和美国病理学会CAP能力测试,三大认证的临床级干细胞库,代表着中国干细胞行业中的最高标准。2012年,集团获得“CCTV中国年度品牌”荣誉。2014年9月,博雅正式参股全球顶级克隆机构——韩国秀岩生命工程研究院,并成立全球第一家商业化克隆企业“博雅秀岩”,9月24日中国首例纯种克隆藏獒在博雅诞生。

《高端对话》:看来这5年来收获颇丰啊。您认为目前我国干细胞领域的发展水平处于怎样一个地位,博雅在其中又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

许晓椿:干细胞产业对大多数人来说是陌生的,在全球范围都属于尖端生物科技范畴,整个产业发展也仅仅20年,和国外相比大家几乎是同时起步的。我国目前已基本达到了世界发展的平均水平。全球现有的在干细胞领域的上市公司有62家, 其中中国有2家。全球前十大生物医药企业平均市值在人民币15000亿到30000亿之间,而我国最大的生物医药企业是600亿人民币的市值,这样一对比有些差距,但差距也并不是非常大。在我国,干细胞领域有着良好的基础研究和非常多的临床研究积累。近年来通过自主研发,在某些领域已经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

博雅在很多技术领域领先国内同行3-5年,在局部技术领域领先国际同行1-2年。我跟团队一直强调,我们所进入的领域必须成为行业前三,否则我们宁可不做。所以博雅从一开始就走国际认证路线,在行业标准上遥遥领先于国内任何一家企业。我们作为干细胞规范化应用的倡导者,一直在推动着行业的标准化,规范化。博雅干细胞库就是个很好的例子,至今为止只有博雅通过了国际三大认证,而且是全认证。我们的干细胞平台可以跟全球任何一家医院,任何一个顶级干细胞库直接对轨。我们很希望整个国内干细胞行业都能坚持高标准,这对中国干细胞事业是非常重要的,直接影响人们的健康,同时关系到行业的未来发展。也希望我国能尽快完善干细胞行业的法律法规,让更多人享受现代科技带来的成果。

最近,我们很高兴的发现在博雅理念的引导下,越来越多的国内企业开始关注国际认证和标准。这说明大家都正在朝着同一个规范化的运营方向前进,这是我所希望看到的。

《高端对话》:这样来看,博雅不仅是在做一个企业,还在为整个行业做理念推广啊。许博士,干细胞到底是什么?可以应用到哪些领域?

许晓椿:干细胞其实就是一些很原始的细胞,你我身上都有。它存在于骨髓里、骨头里和其他身体组织里。还有新生儿的胎盘、脐带里都有大量的干细胞。干细胞具有一定的分化能力,可以“72变”,可以变成造血细胞、神经细胞、肌肉细胞等等。也就是说我们可以通过干细胞产生上述各种细胞,可以修复过去根本没有办法修复的疾病,所以它的作用主要来自它的临床应用。

最早大家可能只知道干细胞可以治疗白血病,可以进行骨髓移植。而随着科技的发展,目前全球批准的可运用干细胞手段治疗的疾病有8种,分别是急性心梗、急性心衰、软骨组织损伤、克隆恩氏病就是自身免疫性肠炎、部分的遗传性的血液性疾病、骨修复、肛瘘,儿童的急性抗宿主反应。还有118种我们正在非常积极地推动,包括老年痴呆、帕金森、系统性红斑狼疮等,这些过去都没有任何手段,但现在我相信在未来几年内我可以看到这一系列的疾病被攻克。

《高端对话》:原来这项技术可以这么神通啊。博雅的胎盘干细胞和通常意义上的脐带血干细胞,两种有什么区别?

许晓椿:提起干细胞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脐带血,这是一个很大的认识上的误区,其实干细胞不等于脐带血。脐带血里面含有少量的干细胞,它只是干细胞的一部分。胎盘干细胞作为一种新的技术,虽然时间上比脐带血干细胞晚了差不多十年,但它的临床应用领域已有大大超过脐带血干细胞应用的趋势。我具体跟你们解释下,尽量不用太专业术语,让你们一听就明白。为什么鼓励大家在新生儿出生时储存干细胞,是因为我们的干细胞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越来越少,而且活力也越来越差,而刚刚出生时的细胞是最富有活力的,所以大家常见的都是在新生儿时候储存的。刚刚出生的婴儿,在他的胎盘、脐带、脐带血里面都有干细胞,只是含量不同。胎盘里的干细胞含量占85%到90%,脐带占5%到10%,脐带血占剩下的5%,这些构成了整个的围产组织干细胞。这样一比较就能很直观的看出,胎盘中的干细胞含量是最高的,而脐带血干细胞最主要的局限性就在于它的细胞量不足。你们肯定会问,以前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让妈妈们在生小宝宝的时候就选择保存胎盘?这是受到当时科技发展的限制,但随着整个技术的发展由第一代技术变成第二代、第三代,这就好比通信技术的发展从3G迈入4G时代。博雅所要推动的干细胞的4G时代,就是胎盘的干细胞存储和应用。这些新技术会让更多人获益。就像我们刚才说的,全球批准的可运用干细胞手段治疗的8种疾病,其中有6个是来自于胎盘和脐带组织的一种干细胞,叫间充质干细胞,其中2个是来自于脐带血的造血干细胞,所以两个的比例可能是3:1的,75%:25%。简单来说胎盘干细胞的应用空间更大,一是胎盘干细胞可以直接服务于母亲和孩子;二是由于胎盘干细胞的免疫原性非常弱和免疫调控作用,它甚至可以惠及家族成员。当然我们不能一概而论,具体需要针对某种疾病,根据主治医生或者现有的临床方案的要求来执行。

通过查询美国国立健康研究院全球临床数据库,可以发现全球现在有接近4500个已经注册的干细胞临床试验,而其中只有不到900个是和脐带血相关的临床试验,其余的80%都是和间充质干细胞相关的,也就是胎盘脐带相关的临床应用研究。所以,脐带血应用的重点仍然在血液性疾病,有它独特的一些优势,但是在很多其他疾病领域,如软骨修复、神经干细胞的诱导分化等,胎盘和脐带间充质干细胞的应用要远远大于脐带血干细胞的应用,这也是一个国际上的行业发展大趋势。

《高端对话》:听您一解释我们就明白了,原来保存胎盘可以提取到更多的干细胞,治疗更多的疾病。最近我们得知博雅克隆出了藏獒,那干细胞和克隆又有什么关系,您能跟我们说说克隆那些事儿么?

许晓椿:克隆技术是从干细胞技术上分支而来的。其实克隆这件事,没有想象得这么遥不可及,我大概是从1983年就开始接触植物克隆技术了。植物克隆技术又称植物组织培养或者无性繁殖,现在已经广泛应用于生活。动物克隆技术发展稍晚,但是咱们老祖宗似乎早就预见到了,《西游记》中孙悟空拔下一撮猴毛就变成了100只猴子一样,现在我们真的实现了这件事情。只是我们是拿了一撮狗毛,从狗毛中提取了干细胞,植入狗妈妈的体内,就这样复制出了100只一模一样的小狗。就在前不久,在我们集团就诞生了3只纯种克隆藏獒,在我国是首例。这个项目是由集团旗下的博雅秀岩生命科学研究院独立完成的。博雅秀岩是目前全球唯一一家能够进行犬类克隆商业化应用的公司。这也标志着动物无性繁殖技术就如同植物无性繁殖技术一样,从实验室技术走向了成熟的商业化应用。目前,博雅秀岩在韩国的研发基地已在全球范围内提供了500多例克隆犬,包括911事件中的搜寻犬、和缉毒犬,首尔机场的5只缉毒犬和济州岛上的2只缉毒犬都是博雅秀岩在韩国的研发基地孕育出来的。

在克隆技术领域,很多家全球领先的团队和机构都曾经和博雅有过非常紧密的合作,其中包括克隆羊之父伊恩•威尔默特。有很多人认为克隆羊很早就实现了,克隆狗算不了什么。大家有所不知,在生物克隆领域克隆羊其实是较容易的,克隆猫狗最难,克隆人则介于这两者之间。国内暂时还没有任何一家干细胞企业具备我们这样的领先技术。所以我常说,我们博雅是一个像研究所一样的企业。其实我们的目标不仅仅是克隆现有的物种,我们还希望能为防止动物灭绝做些贡献,甚至是将已经灭绝的动物“复活”。就在去年吧,我们成功地把一只已经在地球上灭绝了五年的豺救了回来,而现在我们正努力把一只更大的“家伙”从灭绝名单中拉回来,大家可以拭目以待。

博雅还运用克隆技术,启动了现代畜牧业的品种改良项目,旨在希望大家能够吃到更好的肉制品。所以随着克隆物种的增多,克隆技术更为人类的日常生活、医学研究和应用带来了福音。怎么样,听完是不是觉得未来离我们并没有想象中这么远? 

《高端对话》:嗯,确实是上了堂科普课,感觉未来已从科学家实验室里的瓶瓶罐罐走到了我们面前。之前您提到的博雅大健康产业链,请您具体谈谈。

许晓椿:好的,光从我们集团的名字上看,可能很多人就理解为我们只是个存储干细胞的机构。之所以命名为“博雅干细胞集团”是因为我们做的第一个产业化项目是一个高品质的和国际接轨的临床级干细胞库。就像我之前介绍的,博雅涉及了8个核心生命健康产业板块。比如最近,我们的新药研发团队所研发的新药配方技术,正被4家国际大型制药公司竞标,标额约为1.8亿美元。这应该是刷新了我国有史以来在新药研发领域技术转让标额的记录了。在这之前,我国新药配方技术转让标的最高好像是6000万美元。

我们在无锡运河边上有个“第五空间”,专门从事个体化血小板技术的应用,主要是除皱抗老美容方面。比如祛法令纹、除皱等等,国内很多知名人士都到第五空间做过这些医疗美容;我们的再生医学,从事个体化免疫细胞在肿瘤领域的应用;我们还有从事个体化成纤维细胞在其他领域的应用。这些则构成了一个非常大的领域叫个性化医疗,所以我们博雅是一个个性化医疗的倡导者。为不同的人定制不同的医疗方案,这跟同一个医疗方案用在所有人身上,效果是截然不同的。

在干细胞领域,博雅在全球已经有了话语权地位,而我们正在做的是通过干细胞串起一个产业链,从前期研发到应用,从干细胞技术,到基因检测技术、肿瘤治疗技术、新药研发等。目标是能个性化地解决人们的疾病问题、衰老问题、美容美体问题,博雅就是这么一家综合的健康产业链企业。

《高端对话》:听了这么多,博雅拥有的技术确实让人称道,那博雅一定也拥有一流的科学家团队和研发实验室咯?

许晓椿:哈哈!这是必须的。我本身是技术出身,在外科做器官移植。在这5年里,一群全国乃至全球顶级的科学家、金融行业创业者和团队加入了博雅,我们共同打造了博雅这个平台,我感到非常荣幸,博雅的今天是我们共同努力的结果。

2012年集团联合北京大学通过旗下北大未名集团与博雅合资成立北京博雅未名联合干细胞科技有限公司。在转化医学领域,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IMM)与集团联手成立了北大博雅转化医学研究院,IMM所长肖瑞平教授出任博雅首席科学家。2013年,IMM程和平教授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2012年,博雅干细胞集团的首席科学家团队被评为国家创新团队(全国仅4支),2014年博雅在干细胞领域的首席科学家团队又被评为国家创新团队,集团同时还承担了多项国家973、863项目。

《高端对话》:依您的判断,未来干细胞技术会呈现什么样的发展趋势?国内干细胞企业应向哪个方向发展?

许晓椿:2012年诺贝尔医学奖授予了干细胞领域,这也意味着干细胞研究与应用已经成为全球生命科学领域的焦点,和一个高速发展的前沿医学领域。干细胞行业正迈向标准化、规范化、规模化时代。国内干细胞企业如果想尽快跟上国际步伐,必须与国际标准接轨。尽快的实现同一标准和规范下的干细胞企业领先性的资质评定,而非现有的行政许可判定方法。

“创新”是这个领域永恒的话题,不断出现的新技术会取代原有技术。胎盘干细胞技术的应用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对脐带血干细胞技术的挑战就是干细胞行业的未来发展的趋势之一。所以国内干细胞企业必须是追求技术领先者,用新技术新成果不断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

《高端对话》:博雅现如今的发展,与您预期的想法一致么,未来您希望博雅成为怎样的一个企业?

许晓椿:我的想法一直没有改变,打通实验室到市场的最后一公里,让技术真正成功地运用到健康领域造福人类,才是我内心回国创业的初衷,也是我自己的“中国梦“。

而我常说,博雅不见得非得变成一家市值多少多少的企业才算成功。我们希望博雅能成为一种正能量,去影响大家的思维模式。通过博雅这个平台让更多的科学家走向成功,帮助更多的企业走向成功,这才是博雅真正的成功。

《高端对话》:今天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您帮我们拉近了未来。

许晓椿:谢谢!

上一篇:博雅干细胞集团入选年度“十强最佳雇主”榜单 持续打造企业雇主品牌
下一篇:第4届中国投资者大会博雅干细胞集团再获殊荣

版权所有 © 2015 无锡北大博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苏ICP备10052914号-5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